陈小小从没来不知道,那个温婉,善解人意,对旁人都客客气气的母亲,此刻却拿着这样的语气在跟自己说话。

她知道自己是被他们捡回来,从小到大,都很清楚。

可她却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竟然如此不堪。

她的父亲是个杀人犯……

“妈,你说这些干什么!”陈粱梁怼了一下自己的母亲,此刻看着面容大变的陈小小,“小小,你别听我妈乱说。”

“我怎么瞎说,要不是我从孤儿院把你带出来,你现在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!陈小小,你不感恩就算了,竟然敢欺负我的女儿!”

陈夫人看着陈小小,不客气地扬起手,在她那还没有消退的脸上打了一巴掌。

陈小小迷迷糊糊地听着,直到那一巴掌把她狠狠的打醒了。

“妈,你这是干什么,小小真不是故意的,你打她干什么!”

陈粱梁也没想到以往那善良连一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的母亲,竟然对陈小小打了这么多巴掌。

“从今天开始,我没有你这个女儿,把东西收拾干净,滚出去!”陈夫人面色沉沉,丢下这句话准备拉着自己的女儿离开。

“妈,小小真不是故意的,你把她赶出去让她一个女孩子家去哪儿啊!”

“不用你假好心,你心里巴不得我被赶出去,又必要这么惺惺作态,不累吗?”陈小小看着母女俩一唱一和,虽然不知道陈夫人在这件事情扮演着什么角色,但是陈粱梁肯定是故意的。

陈粱梁想着把自己赶出去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,她在心里早就算计过她很多次,只是迫于眼前,一拖再拖。

现在,她已经攀上了莫家这么大的高枝,自然而言,有了强而有力的后盾,觉得自己碍了眼,就要把自己赶出去。

“陈小小,看来你还真是一点都不知道错!赶紧给我滚!别在我面前碍眼。”

陈夫人拉着自己的女儿,不在看她一眼,直接径直离开。

此刻陈小小看着陈粱梁嘴角的笑容,那眼神颇有得意的忘了她一眼。

她握着拳头,此刻如同丧家之犬一般。

陈小小从没有预料到自己也会这么一天。

很快,佣人把她的东西收拾好了,丢在了他的面前。

佣人们自然知道这个家里谁才是自己该听的那个人,此刻冷着脸,“夫人让你赶紧走,不走的话,我们可就要动手了!”

“夫人说了,院子里的那辆车子,让你把钥匙交出来。”

看着女佣们一个个狐假虎威的样子,陈小小没在迟疑,从口袋里面拿出车钥匙,这车子本来就不是自己的,她本来就是领养回来的女儿,不求他们能给自己买什么。

但是陈夫人怕她令她蒙羞,所以借给了她自己的车开。

行驶证和车辆登记证上的名字都是陈夫人自己。

“还有你身上有一张银行卡,也一起拿出来吧!这钱是陈家的钱,夫人说之前的就算了,把余下的钱款拿出来吧。”

陈小小从包里拿出一张卡,没有犹豫的直接递给了那头女佣,然后拿着自己地上的箱子,直接离开了别墅。

那女佣见着陈小小离开,此刻立刻回屋,跟陈粱梁报告了这个事情。

陈粱梁坐在床上,嘴角勾了勾。

“我知道了,你下去吧!”

“是,小姐。”

等女佣走后,陈粱梁靠在床上,陈小小这个眼中钉终于是解决了。

现在,让她头疼的是莫二爷。

还是被那个人知道,那个莫二爷根本就不喜欢她,那么她可能就是个废弃的棋子。